你的位置:成功彩票 > 新闻动态 >

左晖成“老赖”贝壳上市要黄? 律师:过户后可解除

  财经人士罗明伟对时间财经表示,香港申请审批比较快,只要提交了申请就很快,一两个月就可以上市。但准备各种材料,一般要大半年才能齐备。

  此前,有媒体质疑,天津小屋几户由左晖个人持股,是左晖的“私产”,此后链家资产不断腾挪到贝壳也被质疑为掏空链家。但此前界面报道称,这也是为了VIE架构做的准备。链家选择通过协议的方式,将链家投资者的股权会平移进贝壳。但现阶段先由左晖一人持有贝壳最大股份,待海外上市成功后,原有股东再渐次入股。这可免去上述VIE模式海外上市的可能面临的复杂步骤。

  2019年3月5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发布一条限制消费令,对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链家)及实际控制人左晖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事情源于2019年01月07日立案执行申请人郭红申请执行链家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一案。

  对此链家回应时间财经称,公司经内部核查,左晖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与一起北京东城区的房产交易有关。链家是此单交易的居间服务方,一直在积极配合买卖双方的交易推进,因判决判项列明链家需要协助办理过户,因此链家也在本案中被列为被执行人。“此案和左晖先生没有实质关系,我们正向法院积极沟通。”

  时间财经 

 

  但是动作未停。贝壳找房的主体天津小屋成立于2017年11月,左晖是大股东。相较成立于2001年9月北京链家,彼时的天津小屋还是个小公司。要知道,链家通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是中国房地产存量市场的领头羊,2015年税后纯利为8.09亿元,2016年估值已高达416亿元。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越对时间财经表示,如果是海外上市的话,法律规定上基本不受影响。但是因为出行受限造成的不便,可能会对海外产生实际影响。

  这种将股权全额质押给背后为海外公司的股权质押方式,是典型的为搭建VIE架构做准备。去年12月,摩拜刚完成被美团收购后的股权变更登记,美团王兴穆荣将持有的摩拜全部出资额予以质押给摩拜(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而摩拜(北京)信息技术背后的出资人和股东为“mobike(HongKong)Limited”。美团对此公开解释称,股权质押是VIE架构的标准流程之一。

  原创 陈世爱

  时间财经给左晖发去采访问题,问其如何看待出行受限对运作公司海外上市的影响,以及贝壳上市的现阶段进程和安排。左晖并未予以回应。因恰逢三八妇妇女节,左晖发朋友圈介绍了自己被限制消费的原因,戏谑称自己不能给老婆买好看的花。

  公司改名潮同步开始。天津链家兴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改名贝壳找房科技有限公司,链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腾挪成贝壳技术有限公司。贝壳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份,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公司100%控股的公司达97个。

  留给左晖的时间并不多了,链家2016年进行B轮融资时承诺,若公司未能在B轮交割日后5周年内完成IPO,投资人有权在该情形发生后的任何时间要求回购。回购价格为基本投资价格 每年8%(单利)的回报。因此这期间不断传闻链家在做上市准备,而A股市场基本不对房地产相关企业开给予机会。在搭建贝壳找房之时,链家也被业内质疑为“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而链家则一直强调贝壳的“互联网平台”属性。如今看,让“地产属性”的链家后退,让“互联网公司”贝壳谋取上市,不失为一种合理的策略。

  与贝壳找房急剧膨胀相反的是,截至2019年3月8日,天眼查显示,北京链家旗下仅剩6家公司。

  左晖成“老赖”贝壳上市要黄?律师:过户后可解除“老赖”身份

  去年的11月20日,贝壳大中华南区COO张海明曾公开表示,如果未来链家和贝壳谁要上市,那么肯定是贝壳上市。但是也强调称,“不是迫于要去拿钱所以做这个平台。”并表示,没有上市时间表。

香港上市最快半年可准备好。

  VIE模式,即国内境外注册的上市实体与境内的业务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的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来控制境内的业务实体,业务实体就是上市实体的可变利益实体。

  在消除“老赖”身份之前,左晖将面临一系列限制。不得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不得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不得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不得旅游度假;不得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不得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不得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但是左晖的战略规划是,贝壳找房与链家是京东平台和京东自营的关系。由此,链家的诸多资源都挪移到贝壳找房。2018年8月,链家天津成立。此后的两个月,链家天津收购了北京链家旗下超过50家公司。

  此外,张越表示,失信被执行人可以消除,一般是把判决确定的债务还清就可以消除“老赖”身份。但链家在这起案件中的义务是非金钱的,而是行为上义务。在本案中,链家应当履行合同中确定的协助过户等义务,将房屋过户至买方名下后方可申请撤销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责任编辑:王涵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此前,有媒体报道,距离对赌最后期限还剩两年的链家,正在筹划通过VIE模式让贝壳找房出海上市。在此关键时刻,天津小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贝壳找房的主体,以下简称天津小屋)持股94.38%的大股东左晖被限制消费,会有什么影响呢?

  更清晰的举动是,2018年12月,天津小屋更新的两条股权出质信息显示,公司股份全额出质给金贝(天津)技术有限公司,而金贝天津是贝壳投资(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